顾青黎

无题

一切属于私设,人物ooc预警。
先码个梗,后续补全再放上来。
取名废,想起来再更改。

    李泰容现在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你要问为什么?任谁一觉醒来看到自己恋人变成了小孩的模样,谁都会觉得有点冲击的。
     事情追溯到今天早上,李泰容还在睡着,就感觉到怀里有个不安分的小脑袋拱来拱去的,以为是小孩做噩梦了,正打算把他哄着让他再睡一会儿,就被钻出被子的小脑袋吓了一跳,谁能告诉他,他已经成年的小孩为何会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李马克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有些不舒服,试图挣了挣,没有挣脱开,以为是自己的哥哥在跟他恶作剧,正打算掀开被子看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红色头发的男人,李马克立马坐起身子看了看房间,这不是他自己的房间呀?!他这是在哪?为什么会有一个陌生男子抱着他睡觉?一瞬间不安的感觉席卷全身,他抱着被子往后缩了缩,形成他与陌生男子之间的距离后开口有些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问道“你是谁?”
      李泰容有些懵,你要让我怎么介绍?你的爱人?你所在组合的队长?你的哥哥?这些称谓显然眼下不适合表明自己的身份,身为国际条的队长,最基本的英语问候什么的还是能听会说的,“你好,我是李泰容,我不是坏人……”李泰容觉得这么说好像并不能让小孩信服,因为李马克已经拿起一旁的枕头作为防御武器,像是自己说的话如果没有让他相信,手上的枕头就会砸到自己脸上,这个点也不知道徐英浩有没有醒,李泰容想的是:要是有一个和他自己说着同一种语言的人,会不会让他暂时放下戒心来?
      事实证明,这个想法是好的,目前小孩已经放下手中的枕头,开始和徐英浩交谈,企图从中了解一些情况,但是他对李泰容的戒心还是有的,强烈的男人忍不住望了望天花板:被当成奇怪的人了啊……  李马克从和徐英浩的交谈中知道了他们是一个出道2年的韩流组合,自己是组合中的一员,那个粉红色头发的男人叫李泰容,是组合的队长,剩下的徐英浩没有多说,李马克也不笨,结合徐英浩欲言又止的表情以及今天早上的状况他多少知道了一点,只是还有些接受不了。
      李马克还不大会说韩语,只得跟在徐英浩和郑在玹身后听他们介绍着剩下的成员们,李马克变小了的事情和经纪人说了,经纪人和各位理事商量着暂时停止nct的一切活动,时间暂定一个星期,因为不知道李马克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
小孩认生,在了解情况后,就跟大家说了句:“对不起,因为我对你们还不太熟,我能先回一下房间吗?”众人点头,李马克也看了看徐英浩的眼色,看到他点头李马克才如释重负般回到房间里。

占tag

明天开始更同居30题,每天一题。
我爱你这篇,暂时填不上,先坑着吧,有了思路再来填。
圈地自萌,各种索要评论点赞。
好了,我说完了,溜了溜了。

占tag

待会儿发一篇泽仁和老张一起合作的文上来,昨天在泽仁超话上看到了,泽仁穿着权哲在《mask》舞台的蓝色衣服,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想去跟老张合作了的。
待会儿发上来。

刀剑乱舞—物吉贞宗【cos预告】偷跑一个,其余人员正片的时候码出来。

偷跑一张珠子的速报,这是个砍了腿的珠子。23333

在坠机20多发(内含8张富士和各3张松竹)我还是把你带回来了。

唠一唠

小茨苗日记本打算说更新到10然后写茨狗/狗茨的几篇文的,思路都想好了,却无从下笔,今天看微博,得知柳老板可能会退出这个圈子什么的,想想还是很难过,因为这个游戏让我认识茨狗,让我开始动笔写下他们的小日常,虽然文笔不好,文风向来傻白甜,能在茨狗圈遇到各位太太们很开心,游戏也已经a了2个月了,官方如何槽心的更新,也不得而知。
感谢在这个圈子遇到的各位太太们,还有柳老板。
爱过,便不曾有憾。

小茨苗日记

ooc属于我!!!
人设与之前一样!!!


       小茨苗在学前班经过了一年半载的学习,终于进入了小学生活,分班的时候小茨苗还让大天狗去和安倍晴明校长说,他要和小酒吞还有鸦天狗一个班,酒吞自然不用说,跟挚友一个班意料之中,但是鸦天狗?小茨苗说了“鸦天狗是我小弟,再难看也是我小弟,我要保护他。”在小茨苗看来,所有戴面具的都是长得难看的且自卑的人,(你让大天狗怎么想?!你没看过你妈妈的天狗面具么?!)小茨苗拒绝和荒小川一个班,虽然他妈妈椒图阿姨很漂亮,但是一看到荒小川会让小茨苗想起被荒川尾巴支配的恐惧……
        新学期新气象,小茨苗如愿的和他的挚友,他的小弟在一个班里,他当然开心了,以至于八百比丘尼老师让他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把自己前一天晚上练了一天的词给说错了,“大家好,我的名字叫茨天,茨木童子的茨,大天狗的大狗,我叫茨大狗……”小茨苗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全部人都笑了,尤其他的挚友小酒吞,都笑得摔地上了,小茨苗一脸懵:“喵喵喵?”你们都在笑些什么?有什么这么好笑的?然而他的小弟鸦天狗憋笑憋得都快内伤了,八百比丘尼倒是笑眯眯的蹲下来与他平视,“你不是之前说自己叫茨天么?怎么又变成茨大狗了?”小茨苗这才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会笑得那么开心了,用手挠挠跟自己爸一毛一样的白卷毛,“对不起,老师,我刚刚可能有点太激动了,我重新说一下。”清清嗓子,“我叫茨天,茨木童子的茨,大天狗的天,刚刚因为看到你们很开心,所以一激动说错了,很抱歉,见到大家我很开心,以后请多指教。”对着大家鞠了一躬,在一群小朋友们的掌声中走下讲台,小酒吞碰了碰他的胳膊“茨大狗,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小茨苗有些沮丧的开口:“挚友……别笑话我了……那是失误!!!”

                晚上来接儿子的大天狗,从八百比丘尼口中听到这个事儿,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小茨苗特别不好意思的抱着大天狗的脖颈,把脸埋起来,小茨苗总觉得在自己妈妈心中高大的形象没了,告别比丘尼大天狗抱着小茨苗走向超市,“大狗,告诉我你想吃些什么,买了回去给你做。”小茨苗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从大天狗怀里直起小身板咧着个大嘴跟大天狗说:“妈,我生气了哦,你再说,你再说,我就……我就咬你哦,有没有看到我凶神恶煞的表情!!!”大天狗没忍住揉了把小茨苗的卷毛,笑着说:“看到了,看到了,超凶,吓到我了……我不说就是了。”小茨苗开心的用小手捧着大天狗的脸亲了亲,又亲了亲,蹭蹭大天狗的鼻尖,“妈,我今晚要吃糖油粑粑,炸火腿肠,紫菜蛋花汤,还有妈,我今晚想吃牛排可以么?我都好久没吃肉了,我都瘦了……”小茨苗趁机戳了戳自己瘪瘪的小肚子,大天狗弹了弹他的小脑袋“可以,吃什么,我给你做,还有啊,今晚你爸公司有事儿,晚上你跟我睡啊。”小茨苗开心的点点头“好耶,谢谢妈!”内心是:好耶,最大的竞争者今天不在,好开心,我妈是我的了!
       

小茨苗日记(2)

小茨苗:茨木和大天狗领养的孩子。
爹:茨木
妈:大天狗(小茨苗有段时间一直以为长头发的大天狗一定是他妈妈,所以就一直喊妈妈,但是当他和大天狗出去玩的时候,他还是会叫大天狗爸爸的。)

         大家好,我是小茨苗,今天是周末,我不用上课,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妈妈和爹爹还在睡觉,他们好懒,可是我好饿啊,我才不会说我是被饿醒的,我抱着我的小枕头轻轻推开他们的房门,看见爹爹还趴在妈妈身上睡觉,妈妈身上超级舒服,我也想要趴在上面睡觉……老话说的好,心动不如行动,所以我开始行动了,把我的小枕头放在他们的床头柜上,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慢慢地靠近我爹的耳朵,吹气,不醒,我再吹,耳朵动了下,好耶,他就要醒了,我妈怀里的位置是我的……了……我好想哭,我好难受,我眼睛要瞎了……我爹居然以为是我妈在跟他闹着玩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我爹还笑眯眯的亲了我妈一口!!!!!!为什么?!我那么没有存在感么?!

         真正的勇士是不畏惧任何失败的,我要向大家证明我是个勇士,哼哼哼,捏着我爹的耳朵说:“爹,爹,你赶紧醒一醒,大江山亡了,快点醒一醒啊!!!”计划很成功,我看到我爹赶紧从我妈身上翻下去穿衣服,我美滋滋的爬上床趴在我妈怀里搂着搂着我妈的脖颈,蹭了蹭顺带亲了我妈一口,我爹衣服裤子都穿完了,准备转过头来跟我妈说话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妈怀里,他就知道是我在闹他了,“你这臭小子,现在就学会跟我抢人了?这人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今天他就勉为其难借你抱着再睡会吧……”我冲着我爹做鬼脸,我才不管嘞,我爹还是把才穿好的衣服脱了,钻进被子里,靠过来把我和我妈圈在怀里,我也凑过去亲了我爹一口。然后我们又开始睡觉了。生活如此多娇……

等等,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是被饿醒的?!我是来让我妈给我做吃的?!
我现在……算了先睡醒再说,待会多吃一点点……

这是个小脑洞。

ooc。

cn表:

完结篇神乐:梓浠

47话烟火大会神乐:wuli丧丧

夜兔绔神乐:妮悠

3Z神乐:时寒

真选组冲田总悟:雪
摄影:千溯
后期:墨鱼